浮生独画

浅评容若

容若就像一面适合很多人的镜子,我们总能在他身上看到自己,抑或是想象中的自己,生于温柔富贵,却满纸哀愁,身处花柳繁华,却游离于喧嚣外,真正的八旗子弟,却喜交落拓文人,行走于仕途,却为情所困,风华正茂时,却匆匆离世,一个几乎拥有世间一切的男子,却满身惆怅,一段三百年来倾倒无数后人的传奇。
著名国学大家王国维给他的评价是:‘以自然之眼观物,以自然之舌言情,初入中
原,未染汉人风气,北宋以来,一人而已.’北宋是词的盛世,北宋以后的文人,很少有词写的好的,满清入关以来,那个并非汉人统治的民族,那个粗犷的民族,能在当今名世的也只有容若了。

‘人生只若初相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薄情转世多情累,曲曲柔肠碎’ ‘清风吹到胆瓶梅’ 如此‘美’的人,却不是汉人,容若的父亲是大学士明珠,帮康熙稳住皇位的大臣之一,他给了容若一个人见人羡的贵公子的位置和精英级别的满汉两族教育,天生的富贵造就了容若的浊世佳公子的风骨和形象。

王国维说他‘未染汉人风气’ 其实可以这么理解,容若有汉人文气,满人质朴,‘质胜文则野,文胜质则史,文质彬彬,然后君子’ 汉人有些虚假,满人有些野蛮’容若从小的教育让他‘文质彬彬’

我们不懂为何什么都有的他不快乐,为何‘贵公子’不快乐,为何才三十岁的他匆匆离世,他走了,走的那样突然,他洒脱的走了,人间的喧嚣与他无关了,他终于可以去寻他的天堂了,他没有留下丰功伟业,但那一抹素白上留下的文字令人遐想,那让无数人倾倒的文字,也是一段传奇。

因为我们是中国阿,因为我有五千年春秋历历在目,有孔孟之道黄老之说相辅相成阿。祖宗曾在我背上行囊远赴他乡时,让我记得涅而不淄,老师在我写下第一个一撇一捺时告诉我须知存神索至,圣人在我出使外海时,和我看着波涛大浪,叮咛我,四海之内,皆兄弟也,因为这是我们该有的气魄阿。看过那淌过黄沙漫漫来到都城的外国商人,我为他们击缶而歌,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我,还记得当年的你,路不拾遗,我,见过这瓦舍勾栏,夜不闭户,这是你我当年的煌煌盛世,万国来朝,威而不犯。我没有忘掉这些高尚的气节,我没有丢弃这些赤诚的品德。好多年了,该重回这盛世了阿。

(随笔)诗词盛世

人类大可分为几个阶段,从类人猿到直立人,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进化的不仅仅是智力和体魄,更是文化,一个民族必须拥有独立的文化,才能存活。
据史书记载,中华从西周时期便出现了第一首诗歌《弹歌》,之后更是雄踞诗坛几千年,不得不说,老天爷真的很偏爱那时候的中华,周朝时便有八卦,春秋更是出现了大圣人孔子。
诗的盛起在唐朝,那场盛世的烟花,多少人被迷了眼,在那望不到头的红尘里,纵使如太白般潇洒之人,也曾为了名利而困居在长安一偶,千年转瞬即逝,不能在政治上繁花似锦,那就在文学里常开不败。
什么是诗?是太白蜀道的一声长叹“蜀道难,难于上青天”是“会当凌绝顶 ,一览众山小”的志气,是“长风破浪会有时 ,直挂云帆济沧海”的豪迈。
唐朝过去后,迎来的词的天下,在歌舞升平的五代,连空气中都带着软糯,或许,在温柔乡里沉浸得太惬意了,词人们遂不思进取,忘记了廓清天下、收拾山河的责任,纵然五代乱,百姓苦,但是那位被老天爷错爱的帝王在囹圄里结束一生,皇帝当的真窝囊,词写的真好!
什么是词?是南唐后主还能风花雪月时的“花满渚,酒满瓯,万顷波中得自由”是“衣带渐宽终不悔 ,为伊消得人憔悴”的痴情,是大江东去浪淘尽”的感叹。
文化需要传承和发扬,博大精深的诗词更是需要付出耐心和经历苦难,或许,文明早晚会消失,人类早晚会抛弃这些文邹邹的感叹,日渐发展的社会需要的是能给人带来更大经济利益,但是,存在过,辉煌过,足矣!


(随笔)文人墨客

没有画家细腻的手笔、那就找寻文人浩瀚的灵魂—题记

我一直认为,我和文字是分不开的,小时候抓阄我抓的是一本书、从此,文字和我纠缠了十几年,文字里面有种养分,能让我体内另一个自己成长,不管身处什么环境,只要有本书,就能让我安静。
文字有很多种味道,酸楚的“卷帘西风、人比黄花瘦”甜蜜的“生死契阔、与子成说、执子之手、与子偕老”毒辣的“贱人就是矫情”二十世纪的中国,受着外来文化的入侵,似乎美丽的汉字还不如ABCD受欢迎,传统文化日渐陨落,我很庆幸我没有成为“外国人”
有人说,能写东西的,不是疯子就是神经病,我想,我很同意这点,似乎天生对文字就过敏,看到好的,就不由自主的想记住,可能很难有人能理解文字被糟蹋在我心中是什么感觉,就像自己小心翼翼保护了很久的至宝被人一下打碎了一样,很多人都说中国愈来愈不重视文化了,我想,只要我们还使用着汉字,总有一天,汉字能开启中国人心中的门,这是中国人天生就可以做到的。
我喜欢华美的辞藻,喜欢那种身处仙境的感觉,但是不喜欢无病呻吟,李煜的词一直很受我的喜爱,不管是皇帝的他,还是阶下囚的他,政治上的事情我无权评价,文学上我也没资格指点一二,但是那种喜欢是发自内心的。
其实我的梦想是最简单的,也是最难办到的,在一个节奏很慢的城市,做着喜欢的工作,能和朋友谈天说地,能在纸上指点乾坤,很庆幸母亲从小培养我的文学,很庆幸我生活在和平年代,我的生活似乎就是在庆幸和满足中过去的,真的很庆幸。
可能,适应汉字了,就适应不了数字了吧,我一直很佩服那些可以在理性和感性之间游走的人,因为我做不到、永远无法做到心如止水,或许,那只有入土之时了吧。
阳光暖暖的打在键盘上,思绪也被阳光引到天空上,我这个城市,雾霾不是很严重,还可以看见蓝天,不爱运动的我,永远只能让文字波澜壮阔,让身体摊成一片了吧。
嗯,这就是我…